联系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甲状腺手术患者实施电针复合全身麻醉的成效

2020-06-17 09:2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摘    要: 目的 探讨电针复合全身麻醉用于甲状腺手术的麻醉效果。方法 选取于我院进行甲状腺手术的72例患者为研究对象,按照麻醉方式的不同将其分为对照组(全身麻醉)与观察组(电针复合全身麻醉),每组36例。比较两组患者的麻醉效果。结果 T1、T2时,两组MAP、HR均较T0时升高,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的丙泊酚、瑞芬太尼及镇痛泵用量少于对照组,麻醉优良率高于对照组(P<0.05)。术后,两组患者的Cor、C-P、CRP及E水平均升高,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 甲状腺手术选择电针复合全身麻醉效果显着,可促进患者血流动力学稳定,减轻机体应激反应,减少丙泊酚、瑞芬太尼及术后镇痛泵用量,值得在临床上推广应用。
 
  关键词: 电针; 甲状腺手术; 麻醉;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nesthesia effect of electro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general anesthesia in thyroid surgery. Methods Seventy-two patients undergoing thyroid surgery in our hospital were selected as the study objects.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anesthesia methods, the 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general anesthesia) and observation group(electro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general anesthesia), with 36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anesthesia effect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At T1 and T2, MAP and HR of the two groups were higher than those at T0,but thos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P <0.05). The dosage of propofol, remifentanil and analgesia pump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less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excellent and good rate of anesthesia was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After operation, the levels of Cor, C-P, CRP and E in the two groups increased, but thos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total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Conclusion Electro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general anesthesia for thyroid surgery has significant effect. It can promote the hemodynamic stability of patients, reduce the stress response of the body, the dosage of propofol, remifentanil and postoperative analgesia pump,which is worthy of clinical application.
 
  Keyword: electroacupuncture; thyroid surgery; anesthesia;
 
  甲状腺手术是治疗甲状腺肿、甲状腺肿瘤、甲状腺结节等疾病的有效手段,而麻醉效果是影响手术质量的重要因素,故选择合适的麻醉方式是临床关注的重点。目前甲状腺单侧手术一般采用全身麻醉,该麻醉方式凭借安全性高、舒适性佳等优点,备受临床医生青睐。但全身麻醉存在用药复杂、费用高、拔管时应激反应强烈的劣势[1],故需进一步优化麻醉方式。有研究显示,传统电针具有调气调神功效,且经现代医学研究证实电针可刺激机体释放内源性阿片肽等神经活性物质,增强镇痛作用[2]。电针复合全身麻醉较单纯全身麻醉可降低应激反应,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3]。基于此,本研究展开对照研究,探讨电针复合全身麻醉对甲状腺手术患者应激状态、血流动力学及不良反应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在我院进行甲状腺手术的72例患者为研究对象,按照麻醉方式的不同将其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各36例。对照组男5例,女31例;平均年龄(35.24±7.36)岁;平均体质量(55.81±6.76)kg;平均手术时间(71.25±16.87)min;疾病类型:甲状腺瘤11例,甲状腺囊肿12例,甲状腺结节性肿大13例;文化程度:初高中11例,大专及本科19例,硕士及以上6例。观察组男4例,女32例;平均年龄(36.84±6.79)岁;平均体质量(56.27±6.89)kg;平均手术时间(70.36±16.36)min;疾病类型:甲状腺瘤10例,甲状腺囊肿13例,甲状腺结节性肿大13例;文化程度:初高中10例,大专及本科18例,硕士及以上8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无显着差异(P>0.05)。本研究已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实施,患者均对研究内容知情同意并自愿参与。
 
  纳入标准:美国麻醉协会(ASA)麻醉分级Ⅰ~Ⅱ级[4];年龄18~60岁;心肺功能良好,未合并其他脏器严重疾患者;单侧手术。排除标准:甲亢;晕针;伴支气管哮喘、慢阻肺等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精神及认知功能障碍患者;长期阿片类药物使用史;伴局部或全身感染、凝血功能障碍者;局麻药物过敏史。
 
  1.2、 方法
 
  对照组实施全身麻醉,术前禁食6 h,禁饮2 h。进入手术室后建立静脉通路并连接心电监护仪和脑电双频指数(BIS)监测仪监测麻醉深度;采用咪达唑仑注射液(厂家: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67040)0.04 mg/kg、丙泊酚注射液(厂家:广东嘉博制药有限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51842)1 mg/kg、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厂家: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03688)4μg/kg、注射用苯磺酸阿曲库铵(厂家:上海恒瑞医药有限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61298)0.2 mg/kg进行麻醉诱导,5 min后进行气管插管,术中采用注射用盐酸瑞芬太尼(厂家: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30197)8μg/(kg·h)、丙泊酚3 mg/(kg·h)维持麻醉深度,保持BIS值在40~60。
 
  观察组给予电针复合全身麻醉。在对照组的基础上术前30 min进行电针麻醉,选择患者内关、合谷、扶突等穴位并进行常规消毒处理后,采用毫针(厂家:江苏长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规格:0.25 mm×40.00 mm)进行针刺,待患者有酸胀感后连接低频脉冲电子针灸仪(厂家:四川科仪诚科技有限公司;型号:XS-998B04),设置输出电流为0~34 mA,频率为2 Hz或10 Hz,波形为双向对称方波,持续诱导时间为30 min,当手术部位皮肤感觉变钝后持续0.5 h,接着同对照组一样进行全身麻醉。
 
  两组术后均给予一次性自控镇痛泵[厂家:苏州灵岩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型号:LY-2(CBI+PCA)]镇痛,剂量/间隔时间为0.5 mL/15 min,标称流量为2 mL/h。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1)不同时间点血流动力学变化。采用迈瑞医疗国际有限公司iPM7型无创多功能监护仪监测两组患者麻醉诱导前(T0)、插管时(T1)、拔管时(T2)、拔管后5 min(T3)4个不同时间点的平均动脉压(MAP)、心率(HR)及脉搏血氧饱和度(SpO2)。
 
  (2)术中丙泊酚及瑞芬太尼用量、术后12 h内镇痛泵用量及麻醉效果。麻醉效果评价标准:Ⅰ级,安静,配合良好,无痛苦表情;Ⅱ级,基本安静,偶有疼痛,不影响手术;Ⅲ级,疼痛明显,加大止痛药后手术基本上能完成;Ⅳ级,疼痛剧烈,手术无法进行,改其他麻醉[5]。Ⅰ级和Ⅱ级麻醉为优良,Ⅲ级为麻醉不全,Ⅳ级为麻醉无效。
 
  (3)应激反应。术前及术后抽取患者静脉血5 mL进行应激指标检测,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血清皮质醇(Cor)、C肽(C-P),采用酶联免疫法测定C反应蛋白(CRP)、肾上腺素(E),本研究所用试剂盒均购自北京西化仪科技有限公司。
 
  (4)不良反发生情况。包括喉返神经损伤、躁动、恶心呕吐。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用n/%表示,用χ2检验,计量资料用表示,用t检验,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不同时间点MAP、HR、SpO2情况比较
 
  两组患者各时间点的SpO2无显着差异(P>0.05);T1、T2时,两组MAP、HR均较T0升高,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不同时间点MAP、HR、SpO2情况比较
 
  注:与同组T0时比较,*P<0.05;与观察组同一时间点比较,#P<0.05。
 
  2.2、 两组患者的丙泊酚、瑞芬太尼、镇痛泵用量及麻醉效果比较
 
  观察组丙泊酚、瑞芬太尼及镇痛泵用量少于对照组,麻醉优良率高于对照组(P<0.05,表2)。两组均未出现麻醉无效情况。
 
  表2 两组患者的丙泊酚、瑞芬太尼、镇痛泵用量及麻醉效果比较(n=36)
 
  2.3、 两组患者术前、术后的应激反应指标比较
 
  术后,两组患者Cor、C-P、CRP及E水平均升高,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表3)。
 
  2.4、 两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观察组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表4)。
 
  表3 两组患者手术前、后的应激反应指标比较
 
  注:与同组术前比较,*P<0.05。
 
  表4 两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n=36,n/%)
 
  3、 讨论
 
  甲状腺是人体最大的内分泌腺体,位于颈部前方甲状软骨下,紧贴气管第三、四软骨环,周围血管神经广布,毗邻关系较复杂,术中极易造成喉返神经损伤。故手术时不仅需要良好的镇痛效果,还需患者保持清醒并发音配合,以判断神经是否发生损伤[6]。目前临床常用的全身麻醉虽镇痛效果良好,可基本满足手术要求但患者术中意识消失,不能主动配合手术操作,喉返神经损伤风险并未降低,且拔管时应激反应强烈[7]。电针麻醉源自上世纪50年代,过去该麻醉方式因多种原因受到冷落,近年来随着医学研究的发展,其在辅助麻醉中的效果逐渐显现。诸多学者研究显示,对特定穴位进行电针和电刺激,可促进内源性阿片物质释放发挥镇痛效果,但单独应用镇痛效果不佳,一般需联合全身麻醉,不仅可以提高麻醉效果,减轻机体应激反应,而且可减轻喉返神经损伤,减少术中麻醉药物用量[8,9,10]。我院自应用电针复合全身麻醉以来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本研究结果显示,T2时,两组MAP、HR较T0时升高,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镇痛泵用量少于对照组,麻醉优良率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这说明电针复合全身麻醉效果更优,心率、血压稳定性更佳,且术后镇痛泵用量少,不良反应低。分析发现,电针麻醉依靠中枢神经系统产生的内源性阿片肽类物质发挥镇痛作用,同时又可调节下丘脑-边缘系统抑制血压升高、心率增快等不良反应;另外,电针麻醉中选择合谷、内关、扶突进行电针,其中合谷属手阳明大肠经,该经脉循行部位经过手术部位,电针该穴位可以达到畅气血、镇痛效果;内关属厥阴心包经,具有镇静安神之效;扶突穴为阿是穴,为止痛常用穴位;电针上述3个穴位,可双向调节神经细胞,产生镇痛作用的同时维持血压、心率稳定。笔者总结发现两种麻醉方式结合使用,可产生协同效应,一方面减少全身麻醉拔管时的应激反应及不良反应,另一方面有效弥补了电针麻醉镇痛不全的缺点[11]。
 
  麻醉、手术过程中机体伴有强烈的应激反应,可激活交感神经、交感-垂体-肾上腺轴,致使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和肾上腺髓质释放大量Cor、C-P、E入血,致使血液中上述指标水平快速升高。另外,CRP作为急性时相蛋白,在应急状态下,其含量显着升高。上述四组指标可综合反映机体应激状态。本研究结果显示,术后,两组患者Cor、C-P、CRP及E水平均有所上升,但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电针复合全身麻醉可减轻机体应激反应,分析发现与电针复合全身麻醉下交感-垂体-肾上腺轴功能被抑制有关[12]。
 
  综上所述,甲状腺手术选择电针复合全身麻醉效果显着,可促进患者血流动力学稳定,减轻机体应激反应,减少丙泊酚、瑞芬太尼及术后镇痛泵用量,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彭国荣.甲状腺手术麻醉现状与研究进展[J].辽宁医学杂志,2015,29(3):168-169.
  [2] 赵滨滨,张丹琦,孙莹,等.电针联合右美托咪定在颈丛阻滞甲状腺切除术中的应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6):1374-1376.
  [3] 丁依红,顾陈怿,沈利荣,等.电针复合药物全麻对围术期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患者血流动力学及内啡肽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33(6):761-765.
  [4] 蔡宏伟,曹娟.麻醉手术风险评估与麻醉分级[J].国际病理科学与临床杂志,2012,32(5):443-446.
  [5] 王晓红,王秀芳,焦洪峰,等.连续波电针辅助麻醉在甲状腺手术中的应用[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5,27(8):97-100.
  [6] 白丹.电针合谷、内关对甲状腺手术镇痛效果及术后疼痛影响研究[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21(6):135-138.
  [7] 贾怡童,陈征,罗芳.针药复合麻醉在甲状腺手术中的临床应用进展[J].世界中医药,2017,12(10):2269-2273.
  [8] ROSEN DA,UNGER K,GUSTAFSON RA,et al.Electroacupuncture addition to the anesthesia care of pediatric patients for congenital heart surgery[J].J Cardiothorac Vasc Anesth,2017,31(4):1497-1504.
  [9] 张丹琦,赵滨滨,张素冰.针刺复合舒芬太尼麻醉在微创甲状腺射频消融术中的应用[C].中国中西医结合麻醉学会[CSIA]年会暨第二届全国中西医结合麻醉学术研讨会、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扬州,F,2015.
  [10] 严彦念,李雅兰,吴晓意,等.经皮穴位电刺激联合静脉全麻对腔镜甲状腺手术的麻醉学价值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4,34(5):545-548.
  [11] 王冬冬,方向明,张凯,等.经皮穴位电刺激防治甲状腺手术术后咽喉痛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6,23(12):26-29.
  [12] 金深辉,张明晓,梁冬冬,等.全身麻醉复合电针对甲状腺手术患者应激反应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生,2018,56(25):124-127.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