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知信行护理模式在妊娠晚期盆底功能障碍孕妇中

2019-12-19 15:59 出处:未知 人气: 
摘    要:
目的 探讨知信行 (KAP) 护理模式在妊娠晚期盆底功能障碍 (PFD) 孕妇中的应用效果,为PFD的护理提供参考。方法 选取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在我院产科门诊诊断为PFD的妊娠晚期孕妇72例为研究对象,根据孕妇的需求分为观察组41例 (有干预需求) 与对照组31例 (无干预需求) ,对照组在产检时常规给予健康教育及盆底肌肉锻炼指导,观察组给予KAP模式干预。观察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孕产妇依从性、干预前和产后42 d时尿动力学指标变化。结果 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0. 05) ;观察组依从率高于对照组 (P <0. 05) ;产后42 d两组膀胱初感容积与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0. 05) ,产后42 d两组最大尿流率、最大膀胱容量、最大尿流率时逼尿肌压力均大于干预前 (P <0. 05) ,且产后42 d观察组大于对照组同期 (P <0. 05) 。结论 妊娠晚期PFD孕妇给予KAP护理模式有助于提高盆底功能锻炼依从性,降低妊娠及分娩对盆底肌的影响。
 
关键词:
知信行; 护理; 妊娠晚期; 盆底功能障碍;
 
Application effect of 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 nursing model in pregnant women with pelvic floor dysfunction in late pregnancy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 ( KAP) nursing model in pregnant women with pelvic floor dysfunction ( PFD) in late pregnancy, and provide reference of the nursing for PFD. Methods We selected 72 cases of pregnant women with PFD diagnosed in our department of obstetrics from January 2015 to December 2017 as a study object. According to the needs of pregnant women, 41 cases of 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the observation group ( with intervention requirements) and 31 cases of 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the control group ( no intervention needs) . The control group was routinely given health education and pelvic floor muscle training guidance during the antenatal examination,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given KAP mode intervention. All of the delivery methods, delivery gestational weeks, neonatal weight, maternal compliance, the changes of urodynamics pre-intervention and 42 days after birth were observed. Results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maternal delivery mode, gestational age, and neonatal weight between the two groups ( P > 0. 05) . The compliance rat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 P< 0. 05) .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initial volume of bladder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fter postpartum 42 days ( P > 0. 05) . The maximum urinary flow rate, maximum bladder volume, and maximum urinary flow rate of the two groups were greater than those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 P < 0. 05) ,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larg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at 42 days after birth ( P < 0. 05) . Conclusion The KAP nursing mode of pregnant women with PFD could improve the compliance of pelvic floor exercise and reduce the impact of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on the pelvic floor muscles.
 
Keyword:
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 Nursing; Late pregnancy; Pelvic floor dysfunction;
 
盆底功能障碍 (PFD) 包括压力性尿失禁和盆底器官脱垂、压力性大便失禁[1],在妊娠期主要以阴道前壁脱垂和压力性尿失禁常见,而且随着妊娠孕周的增加病情会逐渐加重,在妊娠晚期阴道前壁脱垂和压力性尿失禁发生率明显增高且症状加重,而流行病学研究也显示妊娠和分娩是导致PFD发生的主要原因[2-3],是影响经产妇术后生活质量的原因之一,并且随着年龄增长,症状会逐渐加重,因此对孕产妇盆底功能障碍的干预是孕产期护理保健的主要内容之一。知信行 (KAP) 模式是通过个人知识的掌握和信念来影响到健康行为改变的一种模式,可以帮助人们树立正确的健康信念,继而改变行为方式。有研究证实[4],在疾病的康复护理过程中,知信行模式能够提高孕妇的主动参与意识,提高康复的积极性,改善康复效果。本文就知信行模式在PFD孕产妇的护理干预中的作用进行研究,为PDF的康复护理提供参考。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在我院产科门诊诊断为PFD的妊娠晚期孕妇72例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盆底器官脱垂定量分度 (POP-Q) 为阴道前壁脱垂I-II度,同时合并压力性尿失禁;妊娠28~32周;初产妇,单胎妊娠,年龄20~35岁;无妊娠合并症;在我院建卡及定期产检,期望通过阴道分娩;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上;自愿参加本次调查研究。排除标准:不符合纳入标准;既往有会阴及阴道手术史、大便失禁及便秘病史;合并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妊娠其他内部、前置胎盘、骨盆畸形、习惯性流产等疾病可影响到阴道分娩及进行妊娠期盆底功能训练者;有精神障碍性疾病。孕妇入选后根据是否有护理干预需求分为观察组41例 (有干预需求) 和对照组31例 (无干预需求) 。观察组年龄21~35岁,平均 (25.45±7.24) 岁;平均受教育年限 (16.23±4.14) 年;纳入研究时孕周平均 (29.23±0.67) 周;阴道前壁脱垂I度21例,II度10例。对照组年龄20~35岁,平均 (25.50±7.29) 岁;平均受教育年限 (16.29±4.07) 年;纳入研究时孕周平均 (29.13±0.90) 周;阴道前壁脱垂I度28例,II度13例。两组孕妇在年龄、受教育年限、纳入研究时孕周及阴道前壁脱垂程度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具有可比性。研究内容经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符合医学伦理学要求。
 
1.2 方法
1.2.1 对照组
对照组产前定期检查,医护人员在产检时给予相应的健康教育,包括分娩、营养保健等知识,常规指导盆底肌肉锻炼:取平卧姿势,双腿自然屈曲并分开,头下垫一个枕头,做排便动作,慢慢吸气同时收缩盆底肌肉3~5 s,然后呼气,盆底肌肉放松,反复锻炼,锻炼次数和维持时间可逐渐加强,以产妇无疲劳感觉为宜。
 
1.2.2 观察组
观察组采用KAP模式干预盆底肌功能锻炼。第1阶段知识:改变孕妇的认知现状,开展盆底功能及PDF的相关健康教育[5],通过孕妇学校教育,孕期保健沙龙及门诊沟通等方式使孕妇了解盆底功能的重要性、PDF发生的原因及对生活的影响,使其了解孕期及分娩对盆底功能的影响。此阶段与孕妇反复沟通,了解其相关知识的知晓程度,同时纠正自身认知的偏差,避免进入认知误区。第2阶段信念:帮助孕妇建立信念,产生进行盆底康复的主观动力,通过案例介绍及视频讲解等方式使孕妇在建立信念的同时对盆底康复产生信心。第3阶段行为:帮助孕妇顺利进入行为阶段,在进入行为阶段前孕妇多有退缩和顾虑心理,主要来自传统思维方式的影响,此阶段给予孕妇及家属正确的引导,使孕妇及家属具有科学的孕期保健观念,消除心理顾虑,先从小幅度、低强度的锻炼开始,掌握盆底肌肉锻炼要领及方法 (具体方法及要领同对照组) ,在训练的过程中,可以播放轻柔的轻音乐,讲解训练要领,观察训练有无出现偏差,及时纠正指导,如果孕妇锻炼规范,应逐渐强化其锻炼的信心和依从性,循序渐进,可组织多名孕妇集中训练,鼓励相互间交流,每周收集反馈意见,对训练的内容和强度进行适时调整,直至预产期前1周,在产后1周开始康复锻炼,至产后42 d评估。
 
1.3 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干预后第6周记录两组产妇规律进行盆底功能锻炼的例数。观察尿动力学参数,采用UDS-600尿动力学仪检测检测孕产妇干预前和产后42 d时尿动力学指 (膀胱初感容积、最大尿流率、最大膀胱容量、最大尿流率时逼尿肌压力) 。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采用两独立样本的χ2或χc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比较 (表1)
表1 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比较
 
2.2 两组产妇依从率比较 (表2)
表2 两组孕产妇依从率比较例 (%)
 
2.3 干预前、产后42 d两组产妇尿动力学指标变化比较 (表3)
表3 干预前、产后42 d两组产妇尿动力学指标变化比较
 
3 讨论
女性的盆底组织对维持盆腔器官的正常位置及功能作用重大,如控制排尿、大便等,如出现盆底组织损伤,可导致盆腔器官位置发生异常变化,生理功能有变化。临床研究显示[6-8],妊娠和分娩是导致盆底器官组织出现损伤的主要原因,在妊娠期由于增大的子宫和胎儿重量影响盆腔内肌肉、韧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拉伸,导致盆底组织出现功能改变,而分娩则可进一步加重组织的损伤,导致盆底肌力的下降。临床报道显示[9-10],女性对PFD的了解率较低,而在产后进行盆底组织功能的恢复性锻炼往往效果有限,剖宫产在一定程度上可减少分娩导致的生殖裂孔的形态所引起的盆底支持组织薄弱及会阴体位置的改变,但是妊娠作为一个生理过程,妊娠对盆底组织的影响因素是无法避免的,因此如何在妊娠期改善盆底组织功能,进行早期干预,对于降低PFD的发生具有重要意义。
 
KAP模式是个人知识和信念影响到健康行为改变的一种模式[4],在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健康教育工作者可以对宣教对象进行相关健康知识和信念的宣传,让宣传对象掌握正确的健康知识,树立正确的健康信念,自愿和主动地改变自我不良健康行为,积极树立和形成正确的健康行为措施,从而达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目的。有报道显示[11-12],孕产妇在术后常规康复的基础上,能给予KAP模式,能明显预防及降低PFD的发生,同时提高孕妇盆底肌肉的张力,较单纯的电刺激生物锻炼等锻炼方式效果更佳。本研究对妊娠晚期PFD孕妇进行KAP模式的护理干预,两组产妇分娩方式、分娩孕周、新生儿体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则排除了以上因素对盆底肌力的影响,对照组依从率明显低于观察组,两组最大尿流率、最大膀胱容量、最大尿流率时逼尿肌压力产后42 d均大于干预前,且产后42 d时观察组大于对照组同期,提示产后两组产妇尿动力明显得到了改善,但是观察组改善相对更好,提示KAP模式能够改善孕妇盆底康复训练的效果,有利于盆底功能障碍的康复,改善孕妇的排尿功能。
 
综上所述,妊娠晚期PFD孕妇给予KAP护理模式,有助于提高依从性,提高盆底肌肉肌力,降低妊娠及分娩对盆底肌的影响。
 
参考文献
[1]杜亚飞, 陈然, 刘晶, 等.产后妇女盆底功能障碍状况及其影响因素[J].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8, 15 (3) :289-292.
 
[2]石玉萍, 梁小红, 于燕, 等.产后妇女盆底功能状况调查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 (2) :364-366.
 
[3]张娜, 李红, 门月玲, 等.1162例孕妇产后盆底功能障碍的发生率, 影响因素及康复训练效果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 2018, 33 (7) :1469-1472.
 
[4]朱子欣.知信行健康教育模式对高血压引发心力衰竭患者自我效能、心理弹性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9, 16 (10) :50-52.
 
[5]晏传敏.产妇对产后盆底功能障碍认知现状的调查与护理对策[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9, 16 (2) :113-114.
 
[6]孙秀丽.POP-Q分期系统临床应用体会及思考[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7, 33 (10) :999-1002.
 
[7]丁韵萍, 夏志军, 许海楠.妊娠和分娩对盆底结构与功能的影响[J].临床与病理杂志, 2018, 38 (6) :1351-1356.
 
[8]王小燕, 王雪梅, 王培霞.生物反馈电刺激联合雌激素类药物治疗女性盆底功能障碍的临床效果[J].上海医药, 2018, 39 (7) :31-32.
 
[9]杨英兰, 徐宁, 刘梅, 等.心理干预联合盆底肌肉训练治疗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疗效观察[J].国际生殖健康/计划生育杂志, 2019, 38 (2) :108-112.
 
[10]李玲雁.盆底功能锻炼联合认知干预对盆底功能障碍患者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8, 15 (14) :77-79.
 
[11]段文艳, 李倩.延续性围生期盆底锻炼联合认知行为干预对产后盆底康复的影响[J].现代医药卫生, 2018, 34 (4) :523-525.
 
[12]唐婷婷, 赖培茜, 蔡舒, 等.孕期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知信行影响因素分析及干预措施[J].实用医学杂志, 2017, 33 (15) :2584-2588.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