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精细护理对食道癌放疗后焦虑抑郁患者的影响

2019-12-19 16:14 出处:未知 人气: 
摘    要:
目的:探讨精细护理对食道癌放疗后焦虑抑郁患者的影响。方法:选取2014年3月2015年6月80例在本院诊断为食管癌的患者, 随机将其等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 观察组在此基础上给予精细护理。比较两组患者的SCL-90评分、SF-36评分、焦虑程度、抑郁程度。结果:两组患者的SF-36、SCL-90评分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焦虑、抑郁状况明显好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对食道癌放疗患者进行精细护理, 可有效改善患者的焦虑、抑郁状态及生存质量, 提高治疗效果, 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护理干预; 食管癌; 焦虑; 抑郁; 生存质量;
 
Influence of meticulous nursing on patients with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fter esophagus cancer radiotherapy
 
Abstract:
Objective: To discuss the influence of meticulous nursing on patients with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fter esophagus cancer radiotherapy. Methods:Selected 80 patients diagnosed of esophagus cancer in our hospital from March 2014 to June 2015, and they were equal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where routine nursing was given to the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meticulous nursing was given to the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Patients in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in SCL-90 score, SF-36 score, anxiety degrees and depression degrees. Results: The difference of SF-36 and SCL-90 scores of patients in both group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through comparison (P < 0.05) ;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conditions of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better than those of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5) . Conclusion: Meticulous nursing for patients receiving esophagus cancer radiotherapy could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patients'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tates and survival quality, improve the curative effect, and was worth promoting clinically.
 
Keyword:
Nursing intervention; Esophagus cancer; Anxiety; Depression; Quality of life;
 
食道癌在我国属于高发病症, 但由于患者所处的地理位置、环境以及肿瘤自身生长速度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 约60%的患者首次确诊时就被判定为食道癌中晚期[1-2], 所以经诊断后能行根治性手术治疗的食道癌患者非常之少, 大多数只能选择放射治疗作为主要的治疗手段[3], 而放射治疗过程中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如免疫力下降、溃疡、放射性食管炎、营养不良、放射野皮肤破损坏死甚至食道穿孔、大出血等不良反应的发生, 严重影响患者的情绪及生存质量[4]。本研究探讨精细护理对食道癌放疗后患者焦虑抑郁及生存质量的影响, 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4年3月~2015年6月在本院接受食道癌放疗患者80例为研究对象, 按随机数字法将其等分成观察组与对照组。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 观察组在此基础上给予精细护理。观察组男24例, 女16例;年龄42~73岁, 平均 (53.4±3.8) 岁;病程0.5~7.4年, 平均 (3.4±1.2) 年。类型:鳞癌28例, 腺癌12例;位置:上段11例, 中段22例, 下段7例。对照组男25例, 女15例;年龄40~72岁, 平均 (52.2±3.6) 岁;病程0.8~7.2年, 平均 (3.8±1.3) 年;类型:鳞癌26例, 腺癌14例;位置:上段9例, 中段20例, 下段11例。整个研究均在患者及其家属知情同意下完成, 同时获得本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与实施。全部患者均符合食道癌诊断标准, 并行病理学诊断后证实。排除有胃肠道手术史、严重心肺肝肾功能不全、免疫缺陷及精神障碍等不符合要求的患者。两组患者性别、年龄、病程等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护理方法
对照组进行常规护理, 如病情观察、用药指导等。观察组给予精细护理, 具体内容如下:

(1) 心理护理干预。绝大多数食道癌患者由于缺乏对癌症的正确认识, 加上对放化疗的未知及担心医疗费用较高等问题, 在治疗期间经常出现焦虑、恐惧、抑郁和悲伤等消极情绪, 导致患者不能积极配合治疗, 进而影响治疗的正常进行及预后[5]。护理人员可根据患者的个体情况制订相对应的心理护理, 根据患者的性格特点进行有针对性交流。治疗期间尽量给予患者力所能及的帮助, 尽量消除患者的不良情绪和心理压力。

(2) 相关知识的宣传讲解。护理人员可在患者接受治疗前对患者及其家属普及食道癌化疗的相关知识, 给予科学的解释, 包括疾病知识、治疗方法以及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等, 使患者对疾病有正确的认识, 积极配合治疗护理。

(3) 治疗期间, 护理人员应注意患者所处的环境安静、卫生、舒适度。

(4) 饮食护理干预。食道癌患者的饮食非常重要, 既要增加营养, 满足机体需要, 又要尽量减轻对病变处食道黏膜的损伤[6], 可根据患者梗阻的不同程度给予软食、半流质、流质等食物。饮食品种多样化, 鼓励患者多进食如蛋类、乳类、鱼类及动物的瘦肉类, 多食新鲜蔬菜、水果、大豆及其制品等高蛋白质、高维生素、高热量、低脂肪饮食。避免进食对食管黏膜再刺激性食物, 如酸、咸、辣、烟酒、粗纤维、硬、油炸、带刺、粗块食物, 以免损伤食管黏膜。进食速度宜慢, 细嚼慢咽, 颗粒过大的食物或进食过快易造成食物嵌顿。进食后饮少量温开水以冲洗食管, 减少食物滞留管腔, 以减轻黏膜的充血、水肿。

(5) 胃肠道反应的护理干预。对于严重胃肠道反应, 如食欲不良、恶心、呕吐、腹痛、腹泻、便秘等情况, 遵医嘱给予适宜的止呕剂, 及时帮助患者漱口, 也可以播放患者喜欢的轻音乐, 转移其注意力。

(6) 骨髓抑制护理[7]。若患者出现头晕、发热、全身乏力等情况, 遵医嘱给予药物治疗, 定期血常规检查, 进行保护性隔离, 严格无菌操作, 预防交叉感染, 密切观察患者有无出血倾向, 并及时处理。

(7) 脱发护理。护理人员告知患者脱发是暂时性的, 轻松愉悦的心情及合理饮食有助于头发再生, 解除其思想压力。

(8) 泌尿系毒性反应。鼓励患者多饮水, 或遵医嘱给予利尿剂, 以利于毒物的排泄。

(9) 放射性皮炎护理[8]。放疗治疗前让患者了解保护照射野皮肤的重要性, 指导患者治疗期间穿纯棉、宽松内衣, 放射野皮肤避免粗毛巾及肥皂擦拭, 避免用手抓挠。

(10) 日常生活护理干预。包括娱乐、睡眠、运动等日常生活指导, 帮助患者在治疗期间保持愉悦心情, 使其能更好地配合治疗, 提高治疗依从性。
 
1.3 评价指标
观察比较两组患者的SCL-90评分、SF-36评分、焦虑、抑郁程度[6]。采用心理健康评定量表90项症状清单 (SCL-90) 和健康调查简表 (SF-36) 对患者进行评分。症状自评量表 (symptom checklist-90, SCL-90) 包含90个项目, 用来测评精神症状的严重程度和变化情况, 包含比较广泛的精神症状学内容, 即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等, 并采用10个因子分别反映10个方面的心理症状情况, 将SCL-90总分除以90得到SCL-90均分, 也称总症状指数。SF-36是一种普通型综合评价各类人群生活质量的量表, 共36个条目、8个维度, 分别为总体健康 (GH) 、躯体功能 (PF) 、躯体角色功能 (RP) 、躯体疼痛 (BP) 、精力 (VT) 、社会功能 (SF) 、情绪角色功能 (RE) 和心理健康 (MH) 。采用标准评分法经计算可得生理总评分 (PCS) 和心理总评分 (MCS) 。PCS包括GH、PF、RP和BP 4个维度;MCS包括VT、SF、RE和MH 4个维度。该量表已广泛用于各种慢性病, 包括癌症人群及老年人群。同时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 (HAMA) 、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D) 对患者进行再次评分, 两项的评分标准为为5级:分别为无症状、轻度、中度、重度、严重[7]。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统计软件, 计量资料的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的t检验, 等级资料的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的Wilcoxon秩和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护理干预后SCL-90得分比较 (表1)
表1 两组患者SCL-90得分比较 (分, ±s) 
 
2.2 两组患者SF-36评分比较 (表2)
表2 两组患者SF-36评分比较 (分, ±s)
 
2.3 两组患者的焦虑、抑郁程度对比 (表3)
表3 两组患者焦虑、抑郁程度的比较 (例) 
 
3 讨论
食管癌是一种常见的消化道肿瘤, 据不完全统计, 每年全世界大约有30万人死于食管癌, 我国是世界上食管癌高发地区之一, 每年平均病死约15万人, 多数为男性, 且发病年龄多在40岁以上。食管癌典型症状为进行性吞咽困难, 最开始表现为对干的食物难以下咽, 然后是半流质食物, 最后甚至连水和唾液也无法咽下[8]。目前, 临床上多采用外科手术治疗, 但对于某些错过最佳手术时间或其他无法进行手术根治的患者, 临床多采用放射治疗, 但此过程中, 患者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9], 且由于其自身疾病造成的饮食困难, 对患者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造成严重影响。因此食道癌的治疗过程不但会影响到患者的治疗信心和生存质量, 同时也给患者在放疗过程中带来各种不良情绪及身心负担, 所以精细护理是非常重要的。精细护理是指在食道癌患者接受手术后对其进行针对性、专业化、人性化的护理[10], 更加注重患者的心理、生理修复, 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增强患者治疗和生存的信心, 并在治疗后帮助患者恢复其社会角色, 是一种有效的辅助提升治疗效果的手段, 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应用[11]。精细护理是在护理诊断的指导下, 按事先预订的干预方法从事的一系列护理活动, 护理人员根据护理诊断的特点、研究成果、患者功能康复的潜力、患者和护士本身的能力确定护理干预措施, 患者健康问题的排序决定干预的类型[12], 以帮助患者预防并发症, 促进、保持或恢复患者的生理和心理功能, 还可以为患者提供康复治疗环境、执行康复护理技术、家庭患者教育、心理支持、咨询等一系列的帮助。
 
放疗是癌症三大治疗手段之一, 是用各种不同能量的射线照射肿瘤, 以抑制和杀灭癌细胞的一种治疗方法, 放疗可以结合手术进行综合治疗, 能够使手术切除率增加, 也能使远期生存率提高。对于颈段、胸上段食管癌患者[13], 由于对其进行手术的难度相当大, 且并发症多, 疗效也并不尽如人意, 因此常进行单独的放射治疗, 同时放疗也可用于有手术禁忌证而病变时间不长, 患者尚可耐受放疗者[14]。食道癌患者自身有不同程度的吞咽困难, 在进行放射治疗后, 梗阻也会随之加重, 许多患者会产生放疗部位的纤维化[15], 导致食管的正常弹性丢失, 在原来病灶的基础上加重患者的吞咽障碍, 而患者的基本体能也因为饮食减少、营养摄入不充足而降低。本研究中对照组与观察组患者的SF-36、SCL-90评分对比,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观察组焦虑、抑郁状况明显好于对照组。因此, 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王丹红, 张斌, 高海燕, 等.DC-CIK细胞治疗中晚期食道癌的临床疗效[J].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 2014, 21 (6) :647-651.
 
[2]陈国良, 王梅, 路桂军, 等.慢性疼痛患者焦虑、抑郁状况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14, 20 (4) :226-230.
 
[3]程茵.针对肿瘤患者放疗后心理和睡眠障碍的护理效果分析[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2, 9 (23) :25-26.
 
[4]赵彩萍, 方建群, 李媛, 等.胃癌患者希望水平与人格特征、焦虑抑郁情绪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 2012, 47 (1) :65-67.
 
[5]凌金妹.综合护理干预在食管癌放疗患者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3, 10 (4) :42-43.
 
[6]唐漫漫, 曾龙武, 任璐, 等.肠癌化疗患者主要照顾者的焦虑抑郁情绪[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5, 29 (2) :92-97.
 
[7]张杏兰, 张杏红, 张甫银.食管癌术后放化疗致急性放射性食管炎的观察护理[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1, 8 (17) :74-75.
 
[8]王学梅, 周玉玲, 孙芹, 等.根本原因分析法在降低食管癌术后患者胸胃综合征发生率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5, 12 (6) :59-60.
 
[9]DE Gerber, DR Spigel, D Giorgadze.Docetaxel Plus Bavituxi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quamous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J].Clinical Lung Cancer, 2016, 17 (3) :169-176.
 
[10]缪桂兰.综合护理干预对高血压患者生活质量影响的研究[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2015, 16 (10) :112-113.
 
[11]汪雪梅, 陈艳芳, 匡蕾蕾, 等.护理干预对鼻咽癌患者放射治疗期间睡眠质量的影响[J].中华护理杂志, 2012, 47 (10) :900-902.
 
[12]陆露, 毛家亮, 赵焕昌, 等.抗心绞痛联合抗焦虑-抑郁药物治疗心绞痛伴焦虑抑郁症状的疗效[J].上海医学, 2012, 35 (10) :874-876.
 
[13]王领会, 张艳燕, 张杰坤, 等.延续护理干预对食管癌术后出院患者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5, 12 (1) :66-67.
 
[14]汪雪梅, 陈艳芳, 匡蕾蕾, 等.护理干预对鼻咽癌患者放射治疗期间睡眠质量的影响[J].中华护理杂志, 2012, 47 (10) :900-902.
 
[15]吴伟东, 侯文进, 吴哲凡, 等.唾液中miRNA-144可作为早期诊断食道癌的基因标志物[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 2013, 33 (12) :1783-1786.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